再见亦欢喜——二次广州面基记

此次面基纯属突发事件。周四晚来自沈阳的三千同学和低调同学在广州给我发来语音,还发来美食来诱惑我,实践证明我是个立场不坚定的人,不出半个小时我便买了来回的高铁票。买完票后,不甘于被拉下水的我在群里咋呼一圈,把在广东的小伙伴呼了一遍,终于在周五,我在高铁上的时候,共有四个小伙被我拉到这次面基之旅中他们分别是来自赣州的小晨,在深圳工作的小顿和皓月,以及在佛山上班的凯风。而这次面基中,我除了小顿和低调真人第一次见面外,其他小伙伴都是见过三次以上的小伙伴,但是他人相互都是第一次见面,想必大家还略略激动呢。


       周五晚十一点半,在广州南站见到了三千妹子和低调妹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低调妹子是第一次见面,2014年的时候在广州面基那次低调妹子因有事情每到故没能见成面。到了今年和我们几个姑娘混得越来越熟,日常插科打诨,且偶有视频,这次面基就如同跟老友相见。车上回低调住处的时候,听着低调和滴滴司机用普通话聊了半个小时候,我强行插入话题问,师傅你是广州人吧?师傅回是广州人。然后开始和低调用粤语聊天,我就听着两个普通话带有粤语腔调的广东人在用粤语互夸对方的普通话说的真好,一点都没有广东腔。我听了忍不住笑了,给三千翻译,三千妹子也乐不可支表示,就像我们东北人觉得自己说的普通话都非常标准一样。回到后折腾一番两点多终于能睡下了,三千妹纸吐槽,太轻浮了,怎么就同床共枕了呢,大家哈哈大笑,这话题差点引起了卧谈会,想着第二天我要加班做ppt,要接从赣州来的小晨,于是一夜无梦。       

周六早上七点半我被亮醒,迷迷糊糊偷了个能量又睡了个回笼觉(导致群里的小伙伴说我定点偷能量,非常想把我支付宝好友删除了,我:哈哈……)。九点不到小晨电话过来,我说十分钟下楼,低调群里回复马上下楼,结果还是半个小时后见到小晨同学。后一起直奔着吃了顿美美的早茶,期间终于把晚上行程确定。中午回到低调住处,上阳台晒晒太阳,看看花草,摇摇吊床,顺便拍拍照片。然后聊着聊着,我和低调约一起洗头发,三千妹子说又没有攻略对象不用兴师动众吧,结果在我们怂恿下,就把小晨拉着过去一起洗头发,还一起去修修眉毛,后等我们化妆收拾,作为唯一的男孩子,见证了姐姐们的大变活人。下午5点多我把ppt做完后,妹纸们也收拾完了,一起出发到同和地铁口,见到了皓月和小顿两个少年,其中皓月减肥成功,居然变帅了,表示很欣慰。于是一行人一边插科打诨一边去找佛跳墙,第一次吃佛跳墙,浓郁的香味,各种食材的融合,然而来自东北的三千的比喻,说是不是和东北乱炖很像,瞬间让我们对这道菜的想象打了折扣。不过由于佛跳墙营养太丰富了,我们战斗力下降,后面直接打包了许多菜给姗姗来迟的凯风同学。       

徒步到了同和站,发现KTV居然关门了,后来电话才发现,酒店为了避开检查让我们我们从后门进的,第一次去KTV还要接头暗号,哈哈,有点小刺激……晚上八点以后,凯风同学终于到了,于是默默吃东西。由于大家伙都是第一次见面,都还有点拘谨,此时氛围还是比较客气的。等到游戏玩起,啤酒喝起,氛围趋向白热化,开始侃起之前在群里的岁月,开始放飞自我了。話說,我都沒和大家玩遊戲,只是和小夥伴們喝了幾杯啤酒,然後唱了幾首歌,就開始暈頭轉向了。然後記憶開始碎片化,記得給超哥打電話,懟他不來參加我們聚會,並且手機一個一個傳給其他人,每人懟他一句,然後逗比超哥在面基群里發他自飲自酌的照片,辣眼睛的油膩的中年大叔照,還有在群里發各種以前面基照,這些都是我酒醒後看到的。又給葉子打了電話饞下她,再後來呢看到三千妹紙裝逼唱日文歌,唱完後不久也倒了,靠在皓月肩膀大家就開始起哄,今晚要脫單了。再後來低調偷學抽煙,凱風開始撑起接後半場的K歌。期間,低調有跑過來問我要不要回去了,我就一直跟她說到兩點,於是我們真的K到兩點。下樓後,我已經全靠扶了,好在酒品較好,沒鬧什麼幺蛾子,一群人說打車回去,然後中途不曉得誰提議走路也很近,於是乎,一行七人在安靜的街頭,凌晨兩點多的廣州,有一搭沒一搭聊着的散步回低調住處。其他人表示感覺很好,但是勞資喝多了呀,腰酸背痛的,借著酒意開始懟人,到底是誰TMD說要走路的,然後,直到我問了三四次之後才找到原來是小頓提議的,好吧,我只好原諒他了,因為不管是誰,在短短的時間裡面相聚,都想能多相處一會。       

快回到后,路过有棋牌麻将室,有人提议通宵到底,打麻将去,然后被驳回。我们三个女生回到低调住处后,三千神采奕奕地跟我说,要不我们去打麻将吧,我看着她,想着既然这么突然都来了,那就舍命陪君子吧。于是和三千下楼,男生们在吃宵夜,小晨酒店已经定了无法退订,就干脆跑回去睡觉,因为身份证过期的原因小顿又过去帮忙开房。等我们四人找到麻将房时,其他人都睡了,于是临时组了个麻将小分队群,专门用于瓜分赌资用。于是从凌晨四点多开始,我昏昏沉沉,直到持续放炮赢钱后才清醒过来,由于大家都是麻将渣渣,凯风同学酝酿了半天终于胡了个大牌,七小对。期间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然而莫名其妙的,三千一直被皓月怼,怼到无言以对,于是为了真爱三千,我又各种怼皓月,各种吐槽,凯风同学边上做个默默的吃瓜群众。     

 时间飞逝,八点半结束了麻将,回低调住处收拾好东西,十点半左右一行七人找了家馄炖,解决早餐的同时留下宝贵的合影。然后,皓月送着三千去机场,凯风和我到南站坐车,小顿和小晨去广州塔。在南站金拱门坐了两个多小时,我才想起来向凯风说,应该去看电影的。然后凯风吐槽我,我不是一开始就问你要不要去商场逛逛么,然后我瞬间懵逼,去逛商场和看电影有什么联系,他一副看傻逼的模样看着我,一般去逛商场不都是吃吃饭看看电影么,我竟无言以对,我已经一年多没去逛过商场看过电影了,真的没有联想到呀。后来跟三千提起这事,三千来一句,你比直男还直男。到了下午两点半凯风回了佛山,我坐上了回贵阳的高铁。至此广州面基会到此结束。     

 怎么说呢,上次武汉面基,酝酿了一个多月,这次广州面基就一天时间就还能约到有七人相聚,不得不说,还挺感动的。情谊在,山长水远亦无惧,我就是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所幸我也收到了充满温暖的情谊。所以,我更加坚信,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愿亲爱的你们一切安好,期待下次相聚。

莫愁前路无知己——五一武汉面基记

如今,写一篇流水账也要看心情,难得一个美好的周末,便兴起记录月初际遇。

五一聚会是在四月初定下来的,三月中旬,和老K的和解,告别QQ群后三年,在微信阳光群又活跃起来了,不论是注意力转移抑或增加生活小色彩,总之,阳光小友们又开始相亲相爱了。三四年前我还没开始玩微信,因此加的小伙伴很少,然而小伙伴们的力量是强大的,东拉一个西拉一个,竟然有种回到刚进群的感觉,好几个妹子很感动到不行。

此次聚会缘起,我已不太记得了,就是语音聊天好些个晚上后,在三月底的某一天,不知道谁就开头说聚会吧,然后大家纷纷附和,考虑到大家散落在祖国大地的各个角落,找了个较为中间的地方——武汉,恰巧超哥和北城、猫叔都在武汉,一拍即合。最早买票的是一个广州的妹子低调,来回票都买好后的几天,告诉我们奶奶在五一寿辰,便无法参加聚会;原本不言童鞋也很想参与聚会,结果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未能成行,遗憾。然后定下来参加聚会的人有,来自西北兰州的小伙横宇,来自东北沈阳的妹纸三千,西安的阳光,杭州的叶子,厦门的鱼哥,以及贵阳的我。其中过程也曲折,一是横宇和阳光在各种APP上找了公寓式酒店,本来已经交了定金,后四月中旬,店家由于五一要停业便退了押金,又大家都忙于工作,最后便让横宇和三千定了一个酒店。

而月初猫叔说要陪女友出国考试无法参加聚会,超哥又说要去他媳妇的外婆家,北城说要喝喜酒,由于东道主的不靠谱,我们几个差点都放弃了武汉这个选择,都考虑厦门杭州西安这些地方,后来想着几个小伙伴机票都买了,从经济基础出发,便还是决定在武汉进行面基。而到了四月下旬,阳光因为搞接待又把票给退了,经过了我和他良好的沟通,成功的激发起了阳光来参加我们面基之旅的热情,把工作直接推了,以至于他也同我一样带着电脑在路上赶着工作。

4月28日下午我请了一个小时的假,贵阳到武汉四个半小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在出站口和叶子互找了四五分钟才找到,上次见面还是2014年的6月,时隔三年,和亲爱的叶子第三次见面。我们俩兴奋地拍一张照片发到面基群里,然而其他小伙伴怼我们,发啥照片,赶紧来集合。没错,我和叶子是最后到的武汉,其他小伙伴都是中午或者下午到的,他们已经一起吃完晚餐转战KTV了。十一点五十,我和叶子赶到KTV的时候,183的横宇童鞋在楼下接我们,结果被我们绕开跑上楼去想给个surprise,没想到直接在门口撞见了超哥和阳光,进到KTV后,见到了小伙伴们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或为了许久未见,或为着初次见面,于是武汉面基小分队的小伙伴们终于集合完毕。

本次面基小分队的小伙伴们都是颇有渊源了,其中叶子虽然中间有两三年时间没怎么联系了,但是重新联系上后依然是那么热衷于互怼,更重要的一点是,居然学会开车了,常常在语音的时候飙车,为此,我们几个妹子专门成立一个未满十八岁小群,以免伤及无辜,此次面基,叶子除了我和超哥外她未见过其他人;三千妹子,千里迢迢来面基,还记得2015年末在沈阳的时候,妹子说,小侬不知道什么时候见面了,你要快点结婚我们就可以见面了,然而2016年的时候她和好基友来贵阳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又聚在一起了,临别时她又说,小侬我们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就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来,如今2017年,我连对象都没有的时候,三千妹子又和我们欢聚一起了,这次面基,三千原先只见过我,其他小伙伴均为见过;鱼哥,12年就认识了,已婚熟男,一直在群里神交,第一次见面,本人比视频嫩些,也两三年未曾联系,此前经历过人生大起落,聚会前群里一个小伙伴都没见过;横宇,来自西北的小伙子,是回到阳光群后才认识的,是个爱交朋友的小伙伴,和我们这次面基的人都不是很熟,也是胆子很肥的奔赴此次面基;阳光童鞋,西安boy,偶然一次参加了我们的群语音,逐渐熟识,听闻我们聚会,也是积极响应,是最晚和我们相识的小伙伴,差虽然点因为接待没能参与聚会,但是很幸运的是和我们很愉快参加聚会了;超哥,前两年从上海回到武汉,当起了奶爸,还创业了起来,虽然五一不能陪我们玩耍,但是第一晚和最后一晚,愣是挤出时间来接待我们,依然还是热情仗义的土豪兄弟,这次聚会除了我和叶子曾见过面,和其他小伙伴未曾见过;北城,武汉土著帅小伙,因为对13年未能参加面基有些遗憾,所以这次还是非常兴奋参加聚会,结果仅就是参加28号晚上的聚会,被大家伙嫌弃了番,而这次,北城和大家伙都是第一次见面;没错,大家猜出来了,我是和群里小伙伴面基最多的人,在毕业后的几年时间里,但凡有时间去见了想见的人,去到过想到过的地方,一座陌生的城市,因为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才充满的意义和温情。以上,背景介绍完毕。

第一天晚上,KTV里,一开始的小拘谨,在超哥的各种搞怪下,气氛逐渐嗨起来,我们三个女生基本一台戏,麦霸们毫不客气开始插歌抢麦,有种当年在歪歪上唱歌的感觉,印象较深的是,北城默默的唱歌喝酒,唱歌很好听;超哥喝嗨后什么歌都能来插一把,跟个傻逼一样在活跃氛围,我们大家都爱他;鱼哥在晚餐时候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才和他多喝了两杯就在旁边默默地听大家唱歌,好吧,初次见到我们大家,他还在缓冲适应;横宇少年,也是一副喝不了多少,缓冲中在见我们过程;阳光童鞋,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在拍肚子,理由是喝冰的胃不舒服,那后面几天一直在玩肚子是个什么鬼;三千妹子,见到我和叶子感觉像是找到组织,下午到了和好几只陌生的哥哥们在一块吃饭和玩,估计没少内心戏;我和叶子呢,各种开森嗨歌。直到凌晨三点多快四点才散,然而见面的意义嘛,就是一起玩,至于要什么样才有意义,未曾想过,在一起的时候,插科打诨,或许发个呆都是有意思的。

29号,睡到11点多,我们三个女生磨磨蹭蹭起来收拾,来之前我们就为了穿什么而翻箱倒柜,通过视频参观过彼此的衣柜,在三千这个化妆小能手的帮忙下,我和叶子也带着淡淡的眼妆嗨皮地出门,此时已经快中午一点了,男生们等了我们快两个小时,饥肠辘辘的大家在附近找了家餐馆解决了午餐早餐后,又跑回酒店,有人要换衣服,有人要拿东西,而我因前一个晚上喝酒有些不舒服小小午睡了半个小时,终于一行六人(超哥和北城两个地主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在下午三点多出门了。

第一站是去黄鹤楼,因为两个出租车,下车点不一致,有大半个小时,两拨人在相互找寻中,汇合后,又各种找黄鹤楼的入口,终于到了黄鹤楼的入口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一行人望着黄鹤楼公园几个字,踌躇了下,终于小伙伴们决定不去黄鹤楼,其实我也想不通为啥在黄鹤楼附近找人和找门快一个小时确没进去,但是,who care!于是转战户部巷,呃,关于户部巷,第一记忆还是向相互寻找的过程,在拥挤的人海中,凭借横宇的183的身高优势,成功集合。集合后,在人潮里挤着买小吃,说实在的,好无章法的赶脚,终于,大家叫到一起,分头去买吃的喝的,在户部巷的一个出口那里集合。在马路边,其间,我不小心被一个倒车技术不太行的家伙倒车过程里小撞了下,用阳光的话说是撞飞了,好生尴尬,所幸并无大碍,也未影响我们吃吃喝喝的热情。

六个人直接席地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吃,毫无形象,路上是各种人来人往,我们这些人平日里要么写字楼里的白领,要么公务猿,要么自己创业的老板,但是who care!天色渐晚,我们提着没吃完的小吃跑到长江边溜达,江边各种人头攒动,我们找到一个空间较为宽裕的地方,把小吃就那么一放,拍长江大桥和长江边的日落,赞叹了翻大自然的美妙风光。找了一个小伙子给我们拍了几张合照后,又开始蹲在地上吃起来,完全无视于周边游人的异样的眼光。

最后干掉手里的小吃后,我们开始了找商场之旅,阳光童鞋信誓旦旦让我们跟他走,他说直觉告诉他不远处有商场,然后最萌身高差吃货组合出现,同和我一米五多的叶子和一米八三的横宇一边走一遍聊吃的,我和三千鱼哥阳光四人一边溜达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后了十几分钟后,叶子说地图上哪里哪里有商场,于是我们又掉头,阳光男人的直觉彻底被鄙视了。又走了十几分钟找到各种商店,好吧,其实找商场就是为了我买一条牛仔短裤,为了要和另外两个妹子统一穿着风格,好幼稚的感觉,但是who care!买到东西后返程酒店,中途不晓得谁说了要去酒吧嗨皮,但是到了酒店就被否决了,第二天晚上九点多回到酒店,大家各自散了。我们三个女生一间房,一起敷面膜一起躺在床上竖腿,各种吐槽一天不靠谱的行程,群里横宇和阳光假装去酒吧,第二天就这样轻轻松松过去了。

30号,早上群里说10点准时集合出门,结果成功在我们几个妹子各种磨蹭下,又是统一穿着,贴纹身贴,总之又推迟了出门时间,在酒店附近吃了个热干面,一群人又再战黄鹤楼。到了黄鹤楼,已经是中午太阳当头,拿着自拍杆自拍,排着长长的队坐缆车,不一会到了黄鹤楼下,又是长长的队伍登楼,小伙伴们彻底蔫了,于是乎围着黄鹤楼转了一圈,拍了几张游客照,就弃楼而去,连黄鹤楼正面都没拍到,连黄鹤楼三个大字都没看到!我们绝对不是称职的游客!后在公园里面溜达,背起了古人已乘黄鹤去,烟花三月下扬州……(此处捂脸)连诗都背错了,果然我们只是来打酱油的。

后来拿着几张门票,换了几根小红绳带在手上,还换着好几个角度拍照,果然逃不出幼稚的范畴,而在这里的时候,横宇提了个建议,一起共享截图,各自回到的时候再截图,突然觉得这个少年提了个很靠谱的建议,大家都兴致勃勃同意了,然而在群里共享时候,超哥以为我们又找不到彼此了,我们是有多不靠谱。没在黄鹤楼逗留太久,我们便前往东湖,到了东湖,第一时间又在相互找寻中,溜达着到湖边,做了个小船在东湖上荡着,试图触碰着湖里的水,大家插科打诨聊着各自见过的景色经历,安静的午后。后下了船就开始聊下次聚会一起玩耍的地方,自驾游,祖国的山川啦,反正最后没定下来。

后来坐了个公车晃悠到酒店附近,中途横宇去拿蛋糕,超哥从河南赶回来去接横宇,我们五个人在下了公车后,路过一家咖啡店,被各种巧克力甜品吸引了,因为早上就吃了份热干面,大家都饿了,于是鱼哥和阳光就默默地看着我们三个女生吃甜品。吃完甜品后,跟着导航回到了酒店旁边的餐厅,又见到了超哥这个亲人。几个男生又开始喝酒嗨皮,掏心掏肺说出心理话,很是尽兴,然后给叶子过生日,蛋糕很美,叉子很有特色,妹子们还特别拿了个做纪念。叶子刚好比我大一个月,14年6月,超哥给我在上海过生日,这年在武汉给叶子过生日,已经快成亲哥了,感动!期间超哥嗨过头的糗事就不一一展开说了。期间小插曲,鱼哥的普通话这几天也是被我们玩坏了,而这晚鱼哥作为药剂师向超哥个“胡标驱风油”又成了一个爆点,百度居然能正确找出“斧标驱风油”,大家笑cry。原本还有计划去KTV,因着超哥家宝宝耳朵长个包包,超哥心系宝宝,就选择了买零食和些啤酒到酒店鱼哥房间去玩小游戏和聊天。在过酒店时候,超哥一直喊好丢脸呀好丢脸呀,我们几个人都要笑疯了,简直太搞笑了,也太可爱了。

到了酒店,喝得懵逼的横宇跟我们玩游戏全程懵逼,成了游戏黑洞,后来就直接躺床上睡过去了,超哥又开始嗨,和我们玩了一会真心话大冒险,便回家顾宝宝去了。对于这种游戏,我表示,什么真心话没劲,在座的每一位我都好熟,就连两位熟男已婚人士的初恋什么的都知晓,其他小伙伴们该问的也问完了,无非大家的八卦,恋爱史,而大冒险,大家平日里都属于比较乖的类型,都是些嘴炮,也嗨不起来,后来就成了沟通交流会了。听着鱼哥这两年的起伏,到现在的创业,从游戏人间到改良归正,成了很正面很积极的例子;而阳光这后知后觉的主,开始各种畅聊人生,从一开始觉得我们好傻逼到觉得我们好单纯,竟看到了人生的美好,我们这些个阳光小友表示很自豪;叶子玩了会默默躺着听我们聊天,后来被空调吹的不行跑回房间睡觉了。后剩三千陪着我和阳光在聊天,鱼哥跑去躺在床上玩手机,其间,超哥这个二货在家里书房和我们视频,又干了一瓶酒,厉害到不行。畅谈工作,聊美好的相遇,到了凌晨四点多才散去,并相互约定明天的告别不相送。

第四天,分别的早上,武汉下起了雨来。阳光第一个先走了,早早地赶火车了;三千第二个走,为了赶飞机,匆匆走了,我和叶子没有相送,不告别也好,一生还长,我们还有许多相聚;我和叶子是下午两点的高铁,起来收拾完东西,十二点多和横宇鱼哥集合准备一起吃完午饭再去坐火车,期间开始吐槽横宇没去送三千妹纸,果然都是群里嘴炮说着喜欢玩,我和叶子快成了怼人二人组了。结果,一路走到到地铁站都没有吃饭的地方,我们戏称只有最后的晚餐,没了最后的午餐。就这样,我和叶子去高铁站,鱼哥横宇去机场,告别在了地铁站。晚上7点多钟到了贵阳,叶子也到了杭州,而阳光早早到了西安,横宇晚上十一点多到兰州,鱼哥十点多到厦门,开始赶场。刚刚分别的我们又在群里聊天,三千叶子和我,我们成了吐槽小分队,向参加聚会的小伙伴聊聊我们面基的趣事。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有缘千里来相会,此番千里面基,山长水远,未曾想过此番际遇,甚开怀。匆匆相聚匆匆告别,小伙伴们,有人伤感,有人从容。然而,真是应了古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超哥的仗义和热情,横宇的纯粹和文艺,阳光的包容和求真,鱼哥的韧性和向上,三千的单纯和风趣,叶子的简单和欢腾,都令人真心动容。你们虽未在身边,但在我人生的轨迹中那么的熠熠生辉,人生真的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