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五一武汉面基记

如今,写一篇流水账也要看心情,难得一个美好的周末,便兴起记录月初际遇。

五一聚会是在四月初定下来的,三月中旬,和老K的和解,告别QQ群后三年,在微信阳光群又活跃起来了,不论是注意力转移抑或增加生活小色彩,总之,阳光小友们又开始相亲相爱了。三四年前我还没开始玩微信,因此加的小伙伴很少,然而小伙伴们的力量是强大的,东拉一个西拉一个,竟然有种回到刚进群的感觉,好几个妹子很感动到不行。

此次聚会缘起,我已不太记得了,就是语音聊天好些个晚上后,在三月底的某一天,不知道谁就开头说聚会吧,然后大家纷纷附和,考虑到大家散落在祖国大地的各个角落,找了个较为中间的地方——武汉,恰巧超哥和北城、猫叔都在武汉,一拍即合。最早买票的是一个广州的妹子低调,来回票都买好后的几天,告诉我们奶奶在五一寿辰,便无法参加聚会;原本不言童鞋也很想参与聚会,结果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未能成行,遗憾。然后定下来参加聚会的人有,来自西北兰州的小伙横宇,来自东北沈阳的妹纸三千,西安的阳光,杭州的叶子,厦门的鱼哥,以及贵阳的我。其中过程也曲折,一是横宇和阳光在各种APP上找了公寓式酒店,本来已经交了定金,后四月中旬,店家由于五一要停业便退了押金,又大家都忙于工作,最后便让横宇和三千定了一个酒店。

而月初猫叔说要陪女友出国考试无法参加聚会,超哥又说要去他媳妇的外婆家,北城说要喝喜酒,由于东道主的不靠谱,我们几个差点都放弃了武汉这个选择,都考虑厦门杭州西安这些地方,后来想着几个小伙伴机票都买了,从经济基础出发,便还是决定在武汉进行面基。而到了四月下旬,阳光因为搞接待又把票给退了,经过了我和他良好的沟通,成功的激发起了阳光来参加我们面基之旅的热情,把工作直接推了,以至于他也同我一样带着电脑在路上赶着工作。

4月28日下午我请了一个小时的假,贵阳到武汉四个半小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在出站口和叶子互找了四五分钟才找到,上次见面还是2014年的6月,时隔三年,和亲爱的叶子第三次见面。我们俩兴奋地拍一张照片发到面基群里,然而其他小伙伴怼我们,发啥照片,赶紧来集合。没错,我和叶子是最后到的武汉,其他小伙伴都是中午或者下午到的,他们已经一起吃完晚餐转战KTV了。十一点五十,我和叶子赶到KTV的时候,183的横宇童鞋在楼下接我们,结果被我们绕开跑上楼去想给个surprise,没想到直接在门口撞见了超哥和阳光,进到KTV后,见到了小伙伴们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或为了许久未见,或为着初次见面,于是武汉面基小分队的小伙伴们终于集合完毕。

本次面基小分队的小伙伴们都是颇有渊源了,其中叶子虽然中间有两三年时间没怎么联系了,但是重新联系上后依然是那么热衷于互怼,更重要的一点是,居然学会开车了,常常在语音的时候飙车,为此,我们几个妹子专门成立一个未满十八岁小群,以免伤及无辜,此次面基,叶子除了我和超哥外她未见过其他人;三千妹子,千里迢迢来面基,还记得2015年末在沈阳的时候,妹子说,小侬不知道什么时候见面了,你要快点结婚我们就可以见面了,然而2016年的时候她和好基友来贵阳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又聚在一起了,临别时她又说,小侬我们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就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来,如今2017年,我连对象都没有的时候,三千妹子又和我们欢聚一起了,这次面基,三千原先只见过我,其他小伙伴均为见过;鱼哥,12年就认识了,已婚熟男,一直在群里神交,第一次见面,本人比视频嫩些,也两三年未曾联系,此前经历过人生大起落,聚会前群里一个小伙伴都没见过;横宇,来自西北的小伙子,是回到阳光群后才认识的,是个爱交朋友的小伙伴,和我们这次面基的人都不是很熟,也是胆子很肥的奔赴此次面基;阳光童鞋,西安boy,偶然一次参加了我们的群语音,逐渐熟识,听闻我们聚会,也是积极响应,是最晚和我们相识的小伙伴,差虽然点因为接待没能参与聚会,但是很幸运的是和我们很愉快参加聚会了;超哥,前两年从上海回到武汉,当起了奶爸,还创业了起来,虽然五一不能陪我们玩耍,但是第一晚和最后一晚,愣是挤出时间来接待我们,依然还是热情仗义的土豪兄弟,这次聚会除了我和叶子曾见过面,和其他小伙伴未曾见过;北城,武汉土著帅小伙,因为对13年未能参加面基有些遗憾,所以这次还是非常兴奋参加聚会,结果仅就是参加28号晚上的聚会,被大家伙嫌弃了番,而这次,北城和大家伙都是第一次见面;没错,大家猜出来了,我是和群里小伙伴面基最多的人,在毕业后的几年时间里,但凡有时间去见了想见的人,去到过想到过的地方,一座陌生的城市,因为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才充满的意义和温情。以上,背景介绍完毕。

第一天晚上,KTV里,一开始的小拘谨,在超哥的各种搞怪下,气氛逐渐嗨起来,我们三个女生基本一台戏,麦霸们毫不客气开始插歌抢麦,有种当年在歪歪上唱歌的感觉,印象较深的是,北城默默的唱歌喝酒,唱歌很好听;超哥喝嗨后什么歌都能来插一把,跟个傻逼一样在活跃氛围,我们大家都爱他;鱼哥在晚餐时候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才和他多喝了两杯就在旁边默默地听大家唱歌,好吧,初次见到我们大家,他还在缓冲适应;横宇少年,也是一副喝不了多少,缓冲中在见我们过程;阳光童鞋,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在拍肚子,理由是喝冰的胃不舒服,那后面几天一直在玩肚子是个什么鬼;三千妹子,见到我和叶子感觉像是找到组织,下午到了和好几只陌生的哥哥们在一块吃饭和玩,估计没少内心戏;我和叶子呢,各种开森嗨歌。直到凌晨三点多快四点才散,然而见面的意义嘛,就是一起玩,至于要什么样才有意义,未曾想过,在一起的时候,插科打诨,或许发个呆都是有意思的。

29号,睡到11点多,我们三个女生磨磨蹭蹭起来收拾,来之前我们就为了穿什么而翻箱倒柜,通过视频参观过彼此的衣柜,在三千这个化妆小能手的帮忙下,我和叶子也带着淡淡的眼妆嗨皮地出门,此时已经快中午一点了,男生们等了我们快两个小时,饥肠辘辘的大家在附近找了家餐馆解决了午餐早餐后,又跑回酒店,有人要换衣服,有人要拿东西,而我因前一个晚上喝酒有些不舒服小小午睡了半个小时,终于一行六人(超哥和北城两个地主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在下午三点多出门了。

第一站是去黄鹤楼,因为两个出租车,下车点不一致,有大半个小时,两拨人在相互找寻中,汇合后,又各种找黄鹤楼的入口,终于到了黄鹤楼的入口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一行人望着黄鹤楼公园几个字,踌躇了下,终于小伙伴们决定不去黄鹤楼,其实我也想不通为啥在黄鹤楼附近找人和找门快一个小时确没进去,但是,who care!于是转战户部巷,呃,关于户部巷,第一记忆还是向相互寻找的过程,在拥挤的人海中,凭借横宇的183的身高优势,成功集合。集合后,在人潮里挤着买小吃,说实在的,好无章法的赶脚,终于,大家叫到一起,分头去买吃的喝的,在户部巷的一个出口那里集合。在马路边,其间,我不小心被一个倒车技术不太行的家伙倒车过程里小撞了下,用阳光的话说是撞飞了,好生尴尬,所幸并无大碍,也未影响我们吃吃喝喝的热情。

六个人直接席地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吃,毫无形象,路上是各种人来人往,我们这些人平日里要么写字楼里的白领,要么公务猿,要么自己创业的老板,但是who care!天色渐晚,我们提着没吃完的小吃跑到长江边溜达,江边各种人头攒动,我们找到一个空间较为宽裕的地方,把小吃就那么一放,拍长江大桥和长江边的日落,赞叹了翻大自然的美妙风光。找了一个小伙子给我们拍了几张合照后,又开始蹲在地上吃起来,完全无视于周边游人的异样的眼光。

最后干掉手里的小吃后,我们开始了找商场之旅,阳光童鞋信誓旦旦让我们跟他走,他说直觉告诉他不远处有商场,然后最萌身高差吃货组合出现,同和我一米五多的叶子和一米八三的横宇一边走一遍聊吃的,我和三千鱼哥阳光四人一边溜达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后了十几分钟后,叶子说地图上哪里哪里有商场,于是我们又掉头,阳光男人的直觉彻底被鄙视了。又走了十几分钟找到各种商店,好吧,其实找商场就是为了我买一条牛仔短裤,为了要和另外两个妹子统一穿着风格,好幼稚的感觉,但是who care!买到东西后返程酒店,中途不晓得谁说了要去酒吧嗨皮,但是到了酒店就被否决了,第二天晚上九点多回到酒店,大家各自散了。我们三个女生一间房,一起敷面膜一起躺在床上竖腿,各种吐槽一天不靠谱的行程,群里横宇和阳光假装去酒吧,第二天就这样轻轻松松过去了。

30号,早上群里说10点准时集合出门,结果成功在我们几个妹子各种磨蹭下,又是统一穿着,贴纹身贴,总之又推迟了出门时间,在酒店附近吃了个热干面,一群人又再战黄鹤楼。到了黄鹤楼,已经是中午太阳当头,拿着自拍杆自拍,排着长长的队坐缆车,不一会到了黄鹤楼下,又是长长的队伍登楼,小伙伴们彻底蔫了,于是乎围着黄鹤楼转了一圈,拍了几张游客照,就弃楼而去,连黄鹤楼正面都没拍到,连黄鹤楼三个大字都没看到!我们绝对不是称职的游客!后在公园里面溜达,背起了古人已乘黄鹤去,烟花三月下扬州……(此处捂脸)连诗都背错了,果然我们只是来打酱油的。

后来拿着几张门票,换了几根小红绳带在手上,还换着好几个角度拍照,果然逃不出幼稚的范畴,而在这里的时候,横宇提了个建议,一起共享截图,各自回到的时候再截图,突然觉得这个少年提了个很靠谱的建议,大家都兴致勃勃同意了,然而在群里共享时候,超哥以为我们又找不到彼此了,我们是有多不靠谱。没在黄鹤楼逗留太久,我们便前往东湖,到了东湖,第一时间又在相互找寻中,溜达着到湖边,做了个小船在东湖上荡着,试图触碰着湖里的水,大家插科打诨聊着各自见过的景色经历,安静的午后。后下了船就开始聊下次聚会一起玩耍的地方,自驾游,祖国的山川啦,反正最后没定下来。

后来坐了个公车晃悠到酒店附近,中途横宇去拿蛋糕,超哥从河南赶回来去接横宇,我们五个人在下了公车后,路过一家咖啡店,被各种巧克力甜品吸引了,因为早上就吃了份热干面,大家都饿了,于是鱼哥和阳光就默默地看着我们三个女生吃甜品。吃完甜品后,跟着导航回到了酒店旁边的餐厅,又见到了超哥这个亲人。几个男生又开始喝酒嗨皮,掏心掏肺说出心理话,很是尽兴,然后给叶子过生日,蛋糕很美,叉子很有特色,妹子们还特别拿了个做纪念。叶子刚好比我大一个月,14年6月,超哥给我在上海过生日,这年在武汉给叶子过生日,已经快成亲哥了,感动!期间超哥嗨过头的糗事就不一一展开说了。期间小插曲,鱼哥的普通话这几天也是被我们玩坏了,而这晚鱼哥作为药剂师向超哥个“胡标驱风油”又成了一个爆点,百度居然能正确找出“斧标驱风油”,大家笑cry。原本还有计划去KTV,因着超哥家宝宝耳朵长个包包,超哥心系宝宝,就选择了买零食和些啤酒到酒店鱼哥房间去玩小游戏和聊天。在过酒店时候,超哥一直喊好丢脸呀好丢脸呀,我们几个人都要笑疯了,简直太搞笑了,也太可爱了。

到了酒店,喝得懵逼的横宇跟我们玩游戏全程懵逼,成了游戏黑洞,后来就直接躺床上睡过去了,超哥又开始嗨,和我们玩了一会真心话大冒险,便回家顾宝宝去了。对于这种游戏,我表示,什么真心话没劲,在座的每一位我都好熟,就连两位熟男已婚人士的初恋什么的都知晓,其他小伙伴们该问的也问完了,无非大家的八卦,恋爱史,而大冒险,大家平日里都属于比较乖的类型,都是些嘴炮,也嗨不起来,后来就成了沟通交流会了。听着鱼哥这两年的起伏,到现在的创业,从游戏人间到改良归正,成了很正面很积极的例子;而阳光这后知后觉的主,开始各种畅聊人生,从一开始觉得我们好傻逼到觉得我们好单纯,竟看到了人生的美好,我们这些个阳光小友表示很自豪;叶子玩了会默默躺着听我们聊天,后来被空调吹的不行跑回房间睡觉了。后剩三千陪着我和阳光在聊天,鱼哥跑去躺在床上玩手机,其间,超哥这个二货在家里书房和我们视频,又干了一瓶酒,厉害到不行。畅谈工作,聊美好的相遇,到了凌晨四点多才散去,并相互约定明天的告别不相送。

第四天,分别的早上,武汉下起了雨来。阳光第一个先走了,早早地赶火车了;三千第二个走,为了赶飞机,匆匆走了,我和叶子没有相送,不告别也好,一生还长,我们还有许多相聚;我和叶子是下午两点的高铁,起来收拾完东西,十二点多和横宇鱼哥集合准备一起吃完午饭再去坐火车,期间开始吐槽横宇没去送三千妹纸,果然都是群里嘴炮说着喜欢玩,我和叶子快成了怼人二人组了。结果,一路走到到地铁站都没有吃饭的地方,我们戏称只有最后的晚餐,没了最后的午餐。就这样,我和叶子去高铁站,鱼哥横宇去机场,告别在了地铁站。晚上7点多钟到了贵阳,叶子也到了杭州,而阳光早早到了西安,横宇晚上十一点多到兰州,鱼哥十点多到厦门,开始赶场。刚刚分别的我们又在群里聊天,三千叶子和我,我们成了吐槽小分队,向参加聚会的小伙伴聊聊我们面基的趣事。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有缘千里来相会,此番千里面基,山长水远,未曾想过此番际遇,甚开怀。匆匆相聚匆匆告别,小伙伴们,有人伤感,有人从容。然而,真是应了古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超哥的仗义和热情,横宇的纯粹和文艺,阳光的包容和求真,鱼哥的韧性和向上,三千的单纯和风趣,叶子的简单和欢腾,都令人真心动容。你们虽未在身边,但在我人生的轨迹中那么的熠熠生辉,人生真的很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