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亦欢喜——二次广州面基记

此次面基纯属突发事件。周四晚来自沈阳的三千同学和低调同学在广州给我发来语音,还发来美食来诱惑我,实践证明我是个立场不坚定的人,不出半个小时我便买了来回的高铁票。买完票后,不甘于被拉下水的我在群里咋呼一圈,把在广东的小伙伴呼了一遍,终于在周五,我在高铁上的时候,共有四个小伙被我拉到这次面基之旅中他们分别是来自赣州的小晨,在深圳工作的小顿和皓月,以及在佛山上班的凯风。而这次面基中,我除了小顿和低调真人第一次见面外,其他小伙伴都是见过三次以上的小伙伴,但是他人相互都是第一次见面,想必大家还略略激动呢。


       周五晚十一点半,在广州南站见到了三千妹子和低调妹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低调妹子是第一次见面,2014年的时候在广州面基那次低调妹子因有事情每到故没能见成面。到了今年和我们几个姑娘混得越来越熟,日常插科打诨,且偶有视频,这次面基就如同跟老友相见。车上回低调住处的时候,听着低调和滴滴司机用普通话聊了半个小时候,我强行插入话题问,师傅你是广州人吧?师傅回是广州人。然后开始和低调用粤语聊天,我就听着两个普通话带有粤语腔调的广东人在用粤语互夸对方的普通话说的真好,一点都没有广东腔。我听了忍不住笑了,给三千翻译,三千妹子也乐不可支表示,就像我们东北人觉得自己说的普通话都非常标准一样。回到后折腾一番两点多终于能睡下了,三千妹纸吐槽,太轻浮了,怎么就同床共枕了呢,大家哈哈大笑,这话题差点引起了卧谈会,想着第二天我要加班做ppt,要接从赣州来的小晨,于是一夜无梦。       

周六早上七点半我被亮醒,迷迷糊糊偷了个能量又睡了个回笼觉(导致群里的小伙伴说我定点偷能量,非常想把我支付宝好友删除了,我:哈哈……)。九点不到小晨电话过来,我说十分钟下楼,低调群里回复马上下楼,结果还是半个小时后见到小晨同学。后一起直奔着吃了顿美美的早茶,期间终于把晚上行程确定。中午回到低调住处,上阳台晒晒太阳,看看花草,摇摇吊床,顺便拍拍照片。然后聊着聊着,我和低调约一起洗头发,三千妹子说又没有攻略对象不用兴师动众吧,结果在我们怂恿下,就把小晨拉着过去一起洗头发,还一起去修修眉毛,后等我们化妆收拾,作为唯一的男孩子,见证了姐姐们的大变活人。下午5点多我把ppt做完后,妹纸们也收拾完了,一起出发到同和地铁口,见到了皓月和小顿两个少年,其中皓月减肥成功,居然变帅了,表示很欣慰。于是一行人一边插科打诨一边去找佛跳墙,第一次吃佛跳墙,浓郁的香味,各种食材的融合,然而来自东北的三千的比喻,说是不是和东北乱炖很像,瞬间让我们对这道菜的想象打了折扣。不过由于佛跳墙营养太丰富了,我们战斗力下降,后面直接打包了许多菜给姗姗来迟的凯风同学。       

徒步到了同和站,发现KTV居然关门了,后来电话才发现,酒店为了避开检查让我们我们从后门进的,第一次去KTV还要接头暗号,哈哈,有点小刺激……晚上八点以后,凯风同学终于到了,于是默默吃东西。由于大家伙都是第一次见面,都还有点拘谨,此时氛围还是比较客气的。等到游戏玩起,啤酒喝起,氛围趋向白热化,开始侃起之前在群里的岁月,开始放飞自我了。話說,我都沒和大家玩遊戲,只是和小夥伴們喝了幾杯啤酒,然後唱了幾首歌,就開始暈頭轉向了。然後記憶開始碎片化,記得給超哥打電話,懟他不來參加我們聚會,並且手機一個一個傳給其他人,每人懟他一句,然後逗比超哥在面基群里發他自飲自酌的照片,辣眼睛的油膩的中年大叔照,還有在群里發各種以前面基照,這些都是我酒醒後看到的。又給葉子打了電話饞下她,再後來呢看到三千妹紙裝逼唱日文歌,唱完後不久也倒了,靠在皓月肩膀大家就開始起哄,今晚要脫單了。再後來低調偷學抽煙,凱風開始撑起接後半場的K歌。期間,低調有跑過來問我要不要回去了,我就一直跟她說到兩點,於是我們真的K到兩點。下樓後,我已經全靠扶了,好在酒品較好,沒鬧什麼幺蛾子,一群人說打車回去,然後中途不曉得誰提議走路也很近,於是乎,一行七人在安靜的街頭,凌晨兩點多的廣州,有一搭沒一搭聊着的散步回低調住處。其他人表示感覺很好,但是勞資喝多了呀,腰酸背痛的,借著酒意開始懟人,到底是誰TMD說要走路的,然後,直到我問了三四次之後才找到原來是小頓提議的,好吧,我只好原諒他了,因為不管是誰,在短短的時間裡面相聚,都想能多相處一會。       

快回到后,路过有棋牌麻将室,有人提议通宵到底,打麻将去,然后被驳回。我们三个女生回到低调住处后,三千神采奕奕地跟我说,要不我们去打麻将吧,我看着她,想着既然这么突然都来了,那就舍命陪君子吧。于是和三千下楼,男生们在吃宵夜,小晨酒店已经定了无法退订,就干脆跑回去睡觉,因为身份证过期的原因小顿又过去帮忙开房。等我们四人找到麻将房时,其他人都睡了,于是临时组了个麻将小分队群,专门用于瓜分赌资用。于是从凌晨四点多开始,我昏昏沉沉,直到持续放炮赢钱后才清醒过来,由于大家都是麻将渣渣,凯风同学酝酿了半天终于胡了个大牌,七小对。期间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然而莫名其妙的,三千一直被皓月怼,怼到无言以对,于是为了真爱三千,我又各种怼皓月,各种吐槽,凯风同学边上做个默默的吃瓜群众。     

 时间飞逝,八点半结束了麻将,回低调住处收拾好东西,十点半左右一行七人找了家馄炖,解决早餐的同时留下宝贵的合影。然后,皓月送着三千去机场,凯风和我到南站坐车,小顿和小晨去广州塔。在南站金拱门坐了两个多小时,我才想起来向凯风说,应该去看电影的。然后凯风吐槽我,我不是一开始就问你要不要去商场逛逛么,然后我瞬间懵逼,去逛商场和看电影有什么联系,他一副看傻逼的模样看着我,一般去逛商场不都是吃吃饭看看电影么,我竟无言以对,我已经一年多没去逛过商场看过电影了,真的没有联想到呀。后来跟三千提起这事,三千来一句,你比直男还直男。到了下午两点半凯风回了佛山,我坐上了回贵阳的高铁。至此广州面基会到此结束。     

 怎么说呢,上次武汉面基,酝酿了一个多月,这次广州面基就一天时间就还能约到有七人相聚,不得不说,还挺感动的。情谊在,山长水远亦无惧,我就是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所幸我也收到了充满温暖的情谊。所以,我更加坚信,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愿亲爱的你们一切安好,期待下次相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